欢迎您访问bet36在线开户_bet36备用网址台湾_bet36备用官网网站

当前位置为: 主页 > 爱尚固安 > 人文历史 >

韩诗学创始人韩婴

作者:admin ??发布日期:2017-06-08??信息来源:固安县政协??

? ? 韩婴,又被尊称为韩生,约公元前200年---公元前130年,西汉燕国方城人。西汉“韩诗学”的创始人。

? ? 汉文帝时,韩婴为博士,汉景帝时官至常山王刘舜太傅,所以后人又称他韩太傅。汉武帝时,韩婴与董仲舒辩论,不为所屈,史称“其人精悍,处事分明,仲舒不能难也”。

? ? 韩婴治《诗》兼治《易》,他讲授、注释《诗经》有许多独到之处,世称“韩诗”,与辕固生的“齐诗”、申培的“鲁诗”并称“三家诗”。其诗语与齐、鲁大不相同,他推测《诗》之意,杂引《春秋》或古事,与经义不相比附,与周秦诸子相出入,皆引《诗》以证事,而非引事以明《诗》。燕、赵言《诗》皆本于韩婴。赵子、淮南贲生即其高徒。赵子传蔡谊,三传形成韩诗的王学、食子学和长孙学,学徒甚多。后人认为他的《诗》学不如《易》学精深,司隶校尉盖宽饶本受《易》于孟喜,见韩《易》两好之,更从受之。韩婴之孙韩商,传《易》学,亦为博士。

一、韩婴的儒家思想

韩婴继承和发扬了儒家思想,其思想直接承袭荀子,但又尊信孟子,以“法先王”代替“法后王”,以“人性善”代替“人性恶”,使儒家内部斗争最激烈的两派观点达到统一。

? ? 韩婴吸收周秦观点,并加以改造和更新,认为“福生于无为,而患生于多欲”。统治者必须节制欲望,“轻谣薄赋”,“使民以时”,避免战争;以“谦德”为立身行事的准则,即“德行宽裕守之以恭者荣,土地广大守之以俭者安,禄位尊盛守之以卑者贵,人众兵强守之以畏者胜,聪明睿智守之以愚者哲,博闻强记守之以浅者智。大足以治天下,中足以安国家,近足以守其身”。

? ? 为了维护大一统,韩婴主张忠高于一切,孝从属于忠,若忠孝必舍其一,则宁做忠臣,不为孝子。臣下对君主要“以道覆君而化之”,“以德调君而辅之”。对君主进谏要讲究方式,他认为比干“杀身以彰君之恶,不忠也”。伍子胥“以谏非君而恶之”,是“下忠”。因而反对廉洁直方,不赞成传统儒家崇敬的伯夷、叔齐、卞随、介子推、原宪等人的廉洁气节,而赞成柳下惠不羞污君,不辞小官,进不隐贤,必由其道,厄穷而不悯,遗佚而不怨,从而使臣民不为名不为利,能上能下,不悯不怨,不耻污君,不辞小官,百依百顺的顺民。

? ? 韩婴继承和发扬了孟子的“贵民”的思想。认为“百姓与之则安,辅之则强,非之则危,倍之则亡”。统治者要“以百姓为天”,要想治理天下,必须“养民”。统治阶级必须不淫佚侈靡,应节俭,“用不靡时,养不害生”,以达到“天下和平,国家安宁”,为此,必须“教民”。以为“愚民百万,不为有民”。重申以儒家思想教育民众,提出“国之命在礼”的主张,认为“人无礼则不生,事无礼不成,王公由之所以天下也,不由之,所以陨社稷也”。

? ? 韩婴否定了孔子的克己复礼,继承和发扬荀子“礼起于欲”,“养人之欲,给入之求”的主张,提出“因情从欲”的观点,认为“人的六情,目欲视好色,耳欲听宫商,鼻欲嗅芳香,口欲嗜甘旨,其身体四肢欲安而不作,衣欲被文绣而轻暖,此六者,民之六情也。失之则乱,从之则穆,故圣王之教其民也,必因其情而节之以礼,必从其欲而制之以义,义简而备,礼易而法,去情不远,故民之从命也速”。

? ? ?韩婴还否定孔子“礼不下庶人”的观点,主张对百姓“教御以礼义”,认为“百礼洽则百意遂,百意遂则阴阳调,阴阳调则寒暑均,寒暑均则三光清,三光清则风雨时。风雨时则群生宁,如是雨天道得矣”。

? ? 韩婴的思想主张为广泛传播儒家思想,为汉武帝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做了思想准备。

二、韩婴对易学的贡献

? ? 在贾谊之后,韩婴是深知易学的又一代表人物。韩婴于《诗》、《易》皆精,在创立“韩诗”的同时,“亦以《易》授人,推《易》意而为之传”。惜韩氏《易传》今已亡佚,《韩诗外传》中引《易》说《易》的内容,当为其片断。与陆贾、贾谊一样,韩婴注重总结历史经验教训特别是秦亡教训,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自己的社会政治主张。如前所述,汉初无为而治,经济生产迅速恢复和发展,但各种社会矛盾和思想危机、道德滑坡也随之日益明显地暴露出来。于是,由《周易》彰扬起来的忧患意识在韩婴心头产生。

? ? 带着这种忧患意识,一方面,韩婴主张改革政治制度,改变一味放任的做法,“修礼以齐朝,正法以齐官,平政以齐下”,从而实现王道德治。另一方面,他要求提高人们的道德修养水平和自我约束能力,以协调人际关系,实现社会和谐乃至自然与社会的整体和谐。他发挥《易传》“惧以终始,其要无咎”之说,力倡“慎终如始”。《韩诗外传》卷八:“官怠于有成,病加于小愈,祸生于懈惰,孝衰于妻子。察此四者,慎终如始。《易》曰:‘小狐汔济,濡其尾。’”由此出发,韩婴认为应该时刻怀有危机感、警惕心,始终保持谦虚态度,而这又是与《周易》合拍的。《周易》重视人的主体精神和道德内求,以此作为防止、解除各种忧患的重要方式和手段,并且认为谦是最根本的、最高层次的道德修养。《易经》专立《谦卦》,而且其卦爻辞全吉。《易传》则强调“谦以制礼”,视谦为“德之柄”,并指出:“天道亏盈而益谦,地道变盈而流谦,人道恶盈而好谦。谦,尊而光,卑而不可逾,君子之终也。”韩婴对此做了进一步阐发,从而突出了谦在加强自身修养和协调社会关系方面的重要意义。如《外传》卷八:“孔子曰:‘《易》先《同人》后《大有》,承之以《谦》,不亦可乎?’故天道亏盈而益谦,地道变盈而流谦,鬼神害盈而福谦,人道恶盈而好谦。……《易》曰:‘谦,亨,君子有终。’能以此终吉者,君子之道也。贵为天子,富有四海,而德不谦,以亡其身者,桀纣是也,而况众庶乎?夫《易》有一道焉,大足以治天下,中足以安家国,近足以守其身者,其惟谦德乎!”应该指出,韩婴由谦引出的对道德内求和主体精神的关注,不仅是立足于谦恭退让和独善其身,更多的则是立足于推行道德教化,以实现治国平天下的政治理想。结合《外传》的其他篇章,可以更好地理解这一问题。如卷二:“孔子曰:‘口欲味,心欲佚,教之以仁;……目好色,耳好声,教之以义。’《易》曰:‘艮其限,列其夤,厉薰心。’”又如卷三:“‘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。’忠易为礼,诚易为辞,贤人易为民,工巧易为材。”在这里,儒家的伦理道德教育与易学恰到好处地联系起来。

? ? 韩婴改革政治制度和增强谦德意识的主张,来源于他承自《周易》的阴阳变化、刚柔相济、物极必反等思想观念以及推天道以明人事的整体思维方式。如《韩诗外传》卷五说:“夫五色虽明,有时而渝。丰交之木,有时而落。物有成衰,不得自若。故三王之道,周则复始,穷则反本,非务变而已,将以止恶扶微,拙缪沦非,调和阴阳,顺万物之宜也。”类似于这样的说法,在《外传》中还有不少。人们顺天而动,自然应该始终谨慎谦恭,并不断革故鼎新,避免志得意满或肆意妄为而导致覆亡。

? ?为了实现王道德政,韩婴高度重视《周易》的尚贤、养贤之说,强调“君人者降礼尊贤而王”。《韩诗外传》卷六:“《易》曰:‘困于石,据于蒺藜,入于其宫,不见其妻,凶。’此言困而不见据贤人者也。……夫困而不知疾据贤人而不亡者,未尝有之也。”韩婴甚至将用贤的主张推广到了帝王身上。据《汉书·盖宽饶传》,宣帝时,盖宽饶曾引韩婴《易传》言:“五帝官天下,三王家天下,家以传子,官以传贤,若四时之运,功成者去,不得其人则不居其位。”结果盖宽饶被逼自杀。包含有此类颇为激烈的言辞,或许也是韩婴《易传》后来亡佚的原因之一。另外,韩婴认为,“阴阳消息,则变化有时”,对治理国家的贤德之君来说,“时得则治,时失则乱”,重要的在于把握时机,趋时立功。这可以说是对《易传》趋时说的继承和发挥。

? ? 受《易传》天人之论中神秘主义因素的影响,继陆贾、贾谊之后,韩婴进一步宣传天人感应、灾异谴告之说。《韩诗外传》中屡见“天罚”、“怪异”、“灾变”之语。如卷七:“不知为政者,使情厌性,使阴乘阳,使末逆本,使人诡天,气鞠而不信,郁而不宣,如是则灾害生,怪异起,群生皆伤,而年谷不熟。”这些思想后来在董仲舒、京房等人那里得到了更为系统、更为全面的发展。特别是见于《韩诗外传》卷八的以阴阳灾异责三公的具体论述,在魏相《易阴阳》中有了更为完备的理论解释,并深深影响着汉代政治制度的变迁。

三、韩婴的着述

? ? 韩婴的《诗》学着作,《汉书·艺文志》着录有《韩故》、《韩内传》、《韩外传》、《韩说》;其《易》学着作,有《韩氏》二卷。其书后来大多亡佚,南宋以后,仅存《韩诗外传》六卷。清儒赵怀玉辑有《韩诗内传》佚文;马国翰《玉翰山房辑佚书》中辑有《韩诗故》二卷、《韩诗内传》一卷、《韩诗说》一卷。

? ? 《韩诗外传》是一部由360条轶事、道德说教、伦理规范以及实际忠告等不同内容的杂编,一般每条都以一句恰当的《诗经》引文做结论,以支持政事或论辩中的观点,就其书与《诗经》联系的程度而论,它对《诗经》既不是注释,也不是阐发。《汉书·艺文志》还着录了其他几部韩派《诗经》方面的着作,现在都已失传。《韩诗外传》是实际运用《诗经》的示范性着作。

? ? 《韩诗外传》尽管名义上依附于《诗经》,但它使用的材料却来自几个哲学学派的着述并加以折衷。《荀子》是最常用的来源,不过《庄子》、《韩非子》、《吕氏春秋》以及《晏子春秋》、《老子》、《孟子》也都被使用过。道德说教为其主要基调。
《韩诗外传》与其说是一部创作,还不如说是一部编作。《韩诗外传》作为一个源头,启发了为了不同目的而编纂成的其他摘录性的选集,如汉代着作《说苑》、《新序》、《列女传》等。

上一篇:明朝傅好礼的那些事儿
下一篇:没有了